水浒笑传-军刀Ai机器写作

作者:小布哥SEO 阅读:

  潘金莲把俊俏的脸蛋一扬:“你们男人可以结拜为异性兄弟,为什么不能和女人结拜为异性兄妹呢?”


  鲁智深想了想:“你这话好像也没毛病。”


  于是,潘金莲非常积极地进入鲁智深的草棚里,拿出了碗和酒。


  这一个2米多高的壮汉,跟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,对着苍天跪了下来,二人同时手里端着一碗酒。


  "我们现在就以酒为证,结拜为兄妹!"潘金莲举起碗来。


  "干杯!"


  二人一仰而尽。


  "好喝!"


  鲁智深喝完了,赞道。


  "那你还不快点!"


  潘金莲催促道。


  "好吧,我先干为敬!"


  鲁智深也一饮而尽。


  "你也先干为敬吧!"


  潘金莲笑呵呵地说道。


  二人又喝光了碗中酒,鲁智深站了起来,拍了拍胸脯:"我说,我们现在已经是兄妹啦,以后就是好兄弟啦,我以后罩着你,谁敢欺负你就找我算账,我会帮你教训他们的。"


  "好啊!好啊!"


  潘金莲兴奋地跳了起来:"以后我们两人就是亲兄妹了!"


  "哈哈哈!"


  两人相视而笑。


  "我的小姐,我饿了,你做饭去吧。"鲁智深说道。


  "哦哦,那好,我先去准备晚餐,你等着啊。"


  说完,潘金莲就走进厨房去了。


  鲁智深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,拿起筷子,一边吃着肉,一边喝着酒,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。


  这些日子里,因为有了潘金莲和武大郎的照顾,鲁智深过的可谓是滋润无比。


  鲁智深一个大老爷们,平日里除了吃,也没有什么其他爱好了。


  这天晚上,鲁智深又一次喝多了。


  "小姐,你怎么还在煮菜啊?"鲁智深问道。


  "哦哦!马上就可以吃啦,再等一下下!"


  说完,潘金莲就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东西走了过来。


  "鲁大哥,快来尝尝看,我特意给您做的红烧牛排。"


  "嗯!"


  鲁智深走了过去,用筷子夹起一块牛肉,放在嘴里,嚼了嚼:"嗯,真好吃啊,你的厨艺越来越厉害了,我看以后我都离不开你啦,哈哈哈,你要对我负责哦!"


  "嘿嘿,这你放心好啦!"


  []“不过妹子啊,你除了洒家这位哥哥之外,上面还有一位义兄。他曾经是80万禁军教头,人送外号豹子头!只不过受那高俅的陷害,现如今刺配充军,到了沧州。”


  "哦?这么厉害?"


  "你可千万别小瞧了这个哥哥,这家伙可是个狠角色,我听说他曾经单枪匹马冲破了敌人三百多人组成的包围圈,救回了一个受伤昏迷的将士,从此就被沧州知府赏识,升官加爵,现在已经是正五品的武大郎了!"


  "那这么说,他的武功还是很厉害了?"


  "可不是嘛,这个家伙的身体素质非常棒,不仅刀枪难近,就连铁砂掌,他也学会了,据说他练这套掌法的时候,一掌打下去,地板都裂了一半。"


  "那我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"潘金莲拍了拍胸口。


  "是啊,这个家伙是个武痴!"


  "那他为什么会被高太尉陷害入狱呢?"潘金莲好奇地问道。


  "唉,这还不简单,高家是沧州最大的世族,而且他们家的大公子高建武,更是朝廷任命的大将军,这个大公子仗着自己的父母是朝堂上重臣。林冲也是路见不平。拔刀相助,这下子惹怒了他,所以才陷害林冲,把他关入牢里。


  这时候,有几个泼皮无赖急匆匆的从后门跑了进来。


  “鲁大师,不好了,不好了!我看到高太尉派人杀过来了,他们好像是来抓你的!”


  鲁智深站了起来,拿起一杠称重的精铁禅杖就往外面走去。


  "我也要去。"


  潘金莲也追了过去。


  "我去帮你们。"


  两人一前一后地向后山跑去,后面的泼皮无赖紧随其后。


  鲁智深和潘金莲一直跑到山腰处,才停了下来,他们喘着粗气。


  这时候,有几个人影从远方向着他们走来,为首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,手里握着一柄钢鞭。


  鲁智深和潘金莲看清楚了。


  这个年轻人不就是高太尉的公子高建武吗?


  "鲁智深,潘金莲,你们这两个狗贼竟然还敢来,看本少爷今天不宰了你们!"


  说完,高建武就挥舞着钢鞭向着他们奔来。


  "鲁大哥,你看该怎么办啊?"


  潘金莲有些害怕地问道。


  "不用害怕,这种小角色,我还能应付得了!"


  鲁智深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

  "好,鲁大哥,那我们一起出手,把他给收拾掉。"


  说完,潘金莲举起擀面杖,一记横扫千军向着高建武的面门扫来。


  鲁智深紧接着也举起了手里的禅杖。


  "铛"


  高建武手里的钢鞭被震飞,落到了地面上,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

  鲁智深的禅杖也击在高建武的脑袋上,把高建武给击倒在地,躺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着。


  鲁智深的禅杖并未打偏,正中高建武的左肩膀。


  高建武顿时就失去了战斗力。


  高建武挣扎着爬了起来,马上从锦囊里摸出一颗手榴弹,拉开引线,朝着鲁智深扔了过去。


  鲁智深赶忙用禅杖挡住了这颗手雷。


  "轰!"


  手榴弹爆炸。


  烟尘四起。


  一旁的潘金莲吓得捂住了耳朵,躲在了鲁智深的背后。


  高建武趁机逃跑,鲁智深也紧随其后挥舞着禅杖虎虎生风。


  不一会儿,两人便追上了逃跑的高建武。


  []"小杂种,哪里跑!"鲁智深挥动着禅杖,向着高建武的屁股上就抽去。


  高建武被抽得趴在了地上。


  "鲁大哥,你太厉害了,你真是神了。"


  潘金莲拍了鲁智深一个马屁。


  鲁智深一个猴子捞月式的动作,把高建武抱起,扛在肩上,向着梁山的靠水山庄走去。


  梁山,位于沧州城的西南方向,靠水山庄坐落在一座孤峰上,依山傍水。


  "鲁大哥,这座山有点陡峭,不如让我来背你。"潘金莲说道。


  "不用,我能行,你只管带路就好。"


  鲁智深回眸一看,相比家中的小娇妻,金莲妹妹是更加的善解人意,更加的招人疼啊。


  两人沿着陡峭的山坡往上爬,不一会儿,便来到了山顶。


  鲁智深抬眼望去,看到了山顶的高台之上,武大郎正在那里悠哉游哉地坐着,似乎早就猜到了鲁智深会来,他正在那里优雅地喝着茶,欣赏着远处的江景。


  高建武在鲁智深的怀里挣扎着。


  "鲁大哥,放我下来,我想上茅厕。"


  鲁智深把高建武放了下来,高建武向着山下狂奔而去。


  鲁智深转过身来。


  这时候,武大郎已经迎上前来。


  "鲁大师。"


  "武大哥,我来晚了,你不会怪罪我吧。"鲁智深笑着说道。


  "哪里,哪里!鲁大师是我请来的客人,我当然不会怪罪鲁大师了,不过鲁大师这一段时间都跑哪里去了?"


  "呵呵,我准备去沧州办点事情,顺便把林冲从牢里救出来。"


  "哦,豹子头林冲?鲁大师和林冲认识?"武大郎问道。


  "呵呵,算是认识吧。我在沧州城和他打过交道,不瞒你说,我的那两名徒弟,也是林冲所救,所以我想报答他一番。"鲁智深说道。


  "哦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既然这样,那就好办了。"武大郎微微一笑,说道:"鲁大师,我这里有一张请柬,希望你能够参加明天的武林盛会。"


  "哦?明天的武林盛会?"


  鲁智深接过请柬看了一下。


  "好的,没有问题,到时候,我会准时参加的。"


  "嗯,那就谢谢鲁大师了,我就先告辞了。"


  说完,鲁智深便转身下山去了。


  第二天,早上,鲁智深刚起床,就前往武林大会的场馆。


  武林大会就在城内的天宝寺举办。


  这次的武林大会,在整个沧州城里掀起了一阵狂潮。


  因为武林盟主的选举,吸引了整个沧州城的目光。


  这次的武林大会,在沧州城里引发了巨大的反响,几乎每一个人都翘首以盼,期待着明天的到来。


  当鲁智深踏进武林大会的场馆时,里面已经是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
  在大厅里,早已经聚集了很多的各路英雄豪杰。


  鲁智深和潘金莲找到了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。


  "鲁大侠,你好啊。"


  刚坐下,就有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走到他的面前,笑着伸出手来,对着鲁智深敬酒。


  鲁智深连忙站起身来,对这名男子拱手施礼。


  这名男子是沧州城里赫赫有名的高手,武功高强。


  "在下鲁智深,多谢这位兄台的厚爱。"


  "呵呵,哪里哪里,鲁大侠,我是武松,是武当山庄的传人。"武松介绍了一下自己。


  "原来是武当山庄的传人啊,失敬,失敬。"


  "哈哈哈.....久闻鲁大师力大无穷,倒拔垂杨柳今日必定和你较量一下。"


  武松说完,便向着鲁智深冲去,一拳向着鲁智深的胸膛砸去,速度极快,力道十分大,如果换做普通人,这一拳绝对可以让其重伤。


  鲁智深早就知道这名武松不好惹,他一边闪避,一边向着武松攻了过去。


  鲁智深和武松在大厅里打得难解难分。


  鲁智深一拳向着武松打去。


  武松一拳打去。


  "嘭!"[]


  []鲁智深被打退了三步,口吐鲜血,脸色煞白。


  武松则是纹丝不动,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表情,似乎胜券在握。


  "呵呵,鲁大哥,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,这么快就败下阵来了。"武松冷笑着说道。


  "武大侠,这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鲁大哥会受伤呢?难道你是用巧劲伤了鲁大哥吗?"潘金莲看到了鲁智深吐血,不由得大吃了一惊。


  "呵呵,是的,就凭他也想跟我打,真是不自量力。"


  武松得意地说道。


  "鲁智深从袈裟抽出一把诸葛连弩,瞄准了武松的心脏,对着他开了一枪,但是却没有命中。


  这把诸葛连弩,是鲁智深特意从龙牙山上带下来的。


  这是他最近才研究成功的一种暗器,可以隐藏在衣服或者袖子里,射出来,就会命中敌人的要害。


  武松也不甘示弱使出了少林绝学金钟罩铁布衫。


  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将武松笼罩在内,使他变得像是一尊佛陀一般威严庄重,气势汹涌,让人心生敬畏。


  "砰!"


  武松再次一掌打了过来,打在了鲁智深的身上。


  这一掌蕴含了庞大的内力,打在鲁智深的身上,使得鲁智深连连吐血,倒飞了出去,落在地上,又喷出了数口鲜血。


  鲁智深从地上站了起来,摇晃着走了两步,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,一时之间,感觉呼吸困难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
  他赶紧一把掏出灵兽内丹,吞入了嘴里。


  片刻之后,灵兽内丹化为一团浓郁的绿雾,在鲁智深的腹部形成了一个小漩涡。


  绿雾在鲁智深的体内缓慢的旋转着,将他的五脏六腑重新复原。